鸭脖app下载

按套路写很容易创新很难

Posted On
Posted By admin

搞写作的都知道,按套路写和容易,尤其是按照自己长期写作形成的套路写很容易,要是搞创新性写作就很难了。

写作者有自己的认知限度,在写作过程中,会被认知限度限制,并不能扩展到全知全能的角度。即便一些小说中采用了第三人称叙事的角度,相对于作者来说就算是全知全能了,但是并不能做到作者本身的全知全能。作者在写作的过程中会慢慢摸索规律,形成自己的一些写作套路,并且不断强化。他们发表作品之后,会得到一些写作经验,并且要把这种写作经验应用到以后的写作过程中。于是,他们只要好发表一篇作品就算是有些写作能力了,当然也要看发表在什么刊物上。要是发表在小报上,或者自媒体上,基本上不能算是有水平的,毕竟审核门槛比较低,要是发表在正规刊物上,就算是有些水平了。毕竟,一些刊物有自己的审核标准,也有自己的选稿套路。作者发表作品要适合刊物编辑的眼光,同时还要总结写作经验。要是在一种刊物上发了一篇文章,作者就知道这种刊物有什么样的风格,编辑喜欢什么样的稿件,琢磨一番之后,就会写文章迎合这种审核。写时间长了,发表作品多了,作者就会知道一些刊物或者其他媒体选稿的风格,也就调整了自己的写作规范。那么,作者会不会被刊物或自媒体牵着鼻子走?

当然会了。作者会在刊物的要求下形成自己的写作套路,不过,这种写作套路并非适合于所有的刊物,只是适用于一种刊物,不具备普遍性,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创新。尤其是一些刊物的“御用作者”,写惯了之后就不喜欢突破创新了,也不会突破刊物的风格限制,写一些别的内容,或者用另类风格的语言写一篇文章。如此一来,刊物风格限制了作者的创新,也让作者出现了写作套路同质化的倾向。自媒体也是如此,基本上没有什么门槛,谁都可以申请账号,谁都可以发表文章,只要是没有触碰思想红线的就可以发表,即便文字不通顺,错字连篇的也能发出去,而作者会看到某些作品的阅读量,根据阅读量和读者留言来改进写作方法。在如此的强化之下,他们会形成自己的一些写作套路,就好像给刊物投稿的作者受到刊物审稿的强化一样。于是,不管给刊物投稿的作者还是在自媒体上发表文章的作者都受了媒体本身的影响,只能按照一定的套路写,还要有时间限制,写起来得心应手,却不会有什么太多的变化和创新。除非刊物或自媒体平台的领导换了,改变了审核规则,让刊物或自媒体审稿的规则变化了。只是,这种变化也会形成固有的理念,逼着写作者形成一定的写作套路,并且按照这种套路批量生产所谓的作品。只是,文学作品不是批量生产的东西,而是精心创作的东西。

文学作品需要打磨,需要不断创新,要是有人总是按照一定的套路写,就不一定能获得什么文学奖项,或者根本出不了名。但也有例外,就是作家本身是一些奖项的发起者,或者写多了也就有些影响力了。没有任何作家在一生的时间尝试过各种文体的写作,更没有任何作家能在尝试各种文体的过程中,写作各种文体的作品,并且都发表出去。说白了,作家就是按照一定套路写作的人。而伟大的作家,一般都在不但创新,要搞一些文体的实验,还要有所成就,确实不易。

既然搞一些文体的创新,语言的创新并不容易,就要发起一些文学运动,号召人们搞创新。不然,文坛作品同质化现象严重,也就不可能产生伟大的作品了。唐代韩柳的“古文运动”,就是一次创新,虽然提倡复古,但有着更多的现实考量,到了白居易就成了“文章合为时而作,诗歌合为事而作。”提倡写叙事散文,写叙事诗,以此阐发文学的社会功能。说是创新,其实只是反对文章或诗歌创作的单一,审美的贫乏。搞写作创新并不容易,相当于科学发明。有的作家在家里写作,只是为了挣些钱,并不是为了什么文学理想,以至于成了“著书都为稻粱谋”的典型,而不是秉笔直言的英雄。

资本始终都在文化市场徘徊,把大量的知识分子逼成了只知道玩乐,或者歌功颂德的小人。他们会按照自己的套路写作,只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快速获利。而那些写得慢的人大多被淘汰掉了。于是,得益于书籍印刷的方便,得益于网路技术和打印技术的先进,作家们要按套路写,因为那是他们吃饭的技能,却不能有什么大的突破,以免写了以后编辑大人看不顺眼,作者就挣不了钱,挣不了钱就会衣食无着,饱受饥寒交迫的生活,感受骨肉分离的情节,他们都算得了一些奖项,也不能真正做到贴补家用。毕竟,很多奖项只有一个奖状,却没有实物。给一袋大米,两桶油也行啊,只是没人愿意张罗。

可以说,书写的历史就是按套路写的历史,只不过一些具备超级智能的人才会不断搞创新吧。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